历届会议:

 
延庆G
投资指南
政策法规
市场动态
投资机会
国外能源动态
文章浏览
 
探索龙煤欠薪背后:一年亏损60亿!政府1次30亿救急

作者: 出处: 时间: 2016-3-22 13:45:54
    


全国两会期间,黑龙江省省长陆昊在黑龙江团组开放日称龙煤集团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这一因领导掌握信息不准确而导致的失实表态,激化了龙煤欠薪矛盾。

 

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龙煤集团”)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那是东北地区最大的煤炭企业,企业职工约25万人。在两会之前,有关龙煤集团陷于亏损困境、拖欠职工工资的报道已频繁见诸报端。但最终让此话题发酵成“冲突”,缘起两会期间黑龙江省开放日。

 

36日上午,黑龙江团组开放,黑龙江省省长陆昊回应社会对龙煤集团改革的关切时表示:“龙煤井下职工8万人,到现在为止,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

 

陆昊在北京的这一表态,令千里之外的龙煤集团炸开了锅。几天以后发生的一切,证明陆昊所言并非实情。

 

312日下午,陆昊在北京紧急召开龙煤集团脱困发展工作专题会议确认,龙煤集团严重亏损导致现金流消耗,目前仍拖欠职工工资、税收和企业应上缴的各类保险,不少职工生活遇到困难。这次会议还表示,要深刻吸取掌握、报告情况信息不准确的教训。

 

次日,陆昊接受媒体采访承认,“井下职工确实有欠薪,这个情况,我说错了,不管什么层级报告错了,不管任何原因,错了就要改”。

 

这一波三折的“欠薪真相”,背后正是以龙煤集团为代表的传统能源企业的转型之困以及黑龙江经济的转型之困。

 

一年亏损60亿,政府曾一次输血30亿元救急

 

龙煤集团是20084月由黑龙江省国资委出资组建的省属国有大型煤炭企业集团,下设龙煤股份公司、鸡西矿业集团、鹤岗矿业集团、双鸭山矿业集团、七台河精煤集团等,其原主体为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龙煤集团原主体于200412月正式在哈尔滨挂牌成立,由长期分散经营的黑龙江省内四大国有重点煤矿企业联合创办。刚成立不久,龙煤就曾计划赴港上市,着手进行股份制企业的改制。但因矿难事故,龙煤集团上市计划三度搁浅。

 

据公开数据披露,公司自煤价下跌的2012年开始就连续亏损至今,亏损额越来越大,龙煤集团2012年净亏8亿元,2013年亏损扩大到23亿元,2014年亏损接近60亿元。2015年前三个季度,龙煤集团亏损33.8亿元。

 

目前,龙煤集团仍面临着生产和销售双重下滑的严重困境。资料显示,龙煤集团2015年前三季度的原煤产量完成3546万吨,同比减少145万吨;商品煤销量完成2512万吨,同比减少47万吨。产量下滑的同时,售价也岌岌可危。

 

在商品煤综合售价方面,龙煤集团2015年前三季度完成434.57/吨,同比减少87.99/;集中销售完成445.84/(含税),同比下降92.99/吨。

 

龙煤集团的盈亏状况,不仅关系到其自身约25万员工的生存,也关系到黑龙江省内一批与之有业务关联的企业及金融机构的共同利益,还关系着黑龙江的发展稳定。可以说,黑龙江也在举全省之力帮助龙煤集团解危度困。

 

201455日,陆昊就龙煤集团遇到的困难、问题以及下一步改革发展措施曾进行过专题研究。一个多月后,决定安排30亿元缓解龙煤集团流动资金困难。

 

龙煤集团自身也列出了扭亏为盈的时间表:2017年,省内外煤炭产量稳定在6000万吨,240万千瓦低热值煤发电项目全部开工建设,为大庆石化配套的120万吨甲醇项目投入运行,矿区转型初具规模;2019年,外埠委托承包煤矿形成3000万吨规模,180万吨甲醇转60万吨烯烃项目建成投产,240万千瓦低热值煤发电项目全部建成发电。

 

产能过剩,资源枯竭,资金困难,怎么办?

 

那是未来数年龙煤集团的规划。而眼下更为紧迫的现实是,欠薪问题怎么办?

 

“黑龙江省委的财力就300亿,龙煤每年的工资就100亿,如果真正出现资金链断裂,全部停产,先不说安全和稳定的问题,我们省级政府都没有财力来救龙煤。”陆昊也颇感无奈。

 

那么,解决欠薪的钱从哪里来?

 

陆昊说,这需要企业和政府共同努力,龙煤集团要通过各种渠道积极筹措资金,要调度正常经营资金,还要努力盘活非经营性资产、非主业对外投资,还要及时清理应收账款。同时形成与银行之间合理的资金周转关系,现在要把保证职工工资及时发放和防止资金链断裂作为最重要目标。

 

2012年下半年以来,我国煤炭经济持续下行,进入需求放缓期、产能过剩和库存消化期、环境制约的强化期和结构调整攻坚期,四期并存的发展阶段。煤炭市场需求不足与产能过剩、进口总量依然较大的矛盾愈加突出。同时,在龙煤集团四大矿区中,七台河已被国家列入资源枯竭城市,鹤岗被列入资源濒临枯竭城市。

 

与传统能源国企一样,龙煤集团在发展煤炭生产的同时,还配套形成了矿区铁路、机械加工、地质勘探、水电通信、建筑建材、矸石、火工、林业等多元产业。目前,在煤炭主业“陷落”之后,多数其他产业由于经营不善,难以对主业形成补充和拉动,甚至形成包袱。

 

今年的黑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将推动龙煤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大力精简管理机构、盘活非经营资产、清缴应收账款、强化正风肃纪,扩大省内优质煤市场份额,发展新兴产业,用23年时间组织化分流5万职工,尽快改变万吨采煤用工高达48人是全国平均3倍的落后局面,及时化解资金链中断风险。

 

欠薪和裁员,这无疑是龙煤集团乃至黑龙江当下面临的棘手问题。

 

陆昊表示,现在要保证职工工资和防止资金链断裂,这两个最重要的目标。“一旦资金链断裂,企业停产,更多的职工会失去主要收入来源,现在企业要把这两个问题当作最核心的问题解决。”

 

对连续几年GDP增速垫底的黑龙江来说,因“大”而“困”的龙煤集团,也是全省发展转型时期的缩影。例如黑龙江石油量价双降、煤炭行业需求不振,对全省经济增速的下拉就达到45个百分点。

 

“黑龙江要向4个领域要新的发展动能:一是市场化改革;二是创新驱动;三是人才战略;四是供给市场主体竞争力提升。我们还要在国内有需求增长空间、黑龙江有供给优势的领域下手。”陆昊表示。



 

【征集干货】微能源长期征集新能源行业经济分析,发展前景预测,时下热点分析等原创稿件,要求原创、重磅或干货,投稿请在微信号中回复“投稿+姓名+联系方式”,并将文章发送至ccei_hf@163.com。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徐豪

微能源小编编辑整理